中介慌了!手藝人的O2O時代到來

2018-9-28 14:40| 發布者: 小貝| 查看: 1339| 評論: 0

摘要: 如果半年前O2O的熱度還不能影響你的日常生活,那么現在,越來越多的生活服務行當都在不由自主地被卷入這股大潮之中。你所能想象到任何一類服務業都正在被移動互聯網深刻地改變著。當服務不再依賴實體店鋪,更多的“ ...

如果半年前O2O的熱度還不能影響你的日常生活,那么現在,越來越多的生活服務行當都在不由自主地被卷入這股大潮之中。
你所能想象到任何一類服務業都正在被移動互聯網深刻地改變著。當服務不再依賴實體店鋪,更多的“手藝人”被互聯網解放了出來。
只要拿出手機下載一個應用,你可以借助LBS功能預約距離你最近的美甲師上門服務,可以在網上選擇你中意的攝影師和化妝師來操刀你的婚禮。如果你的手機不幸出現小毛病了,還是可以通過線上迅速選擇一位工程師為你上門維修。
包括實體店在內的中介環節,都有可能為誕生于移動互聯網的新型平臺所取代。這些平臺,直接聯系用戶和手藝人,省卻層層的溝通和消費成本,讓兩端的使用者都得到了更大便捷和利益。
繞過中介,解放手藝人
不論是攝影、美甲、家電維修,或者門檻更高的法律咨詢,當這類服務或體驗本身不依賴實體店時,意味著互聯網有了更大的改造空間。
在這些領域試圖發掘機會的創業者們認為,利益分配和成本結構的不合理成為這類“手藝人”另立門戶,或者主動接觸互聯網的最主要動力。
約拍是一個通過線上直接連接用戶和攝影師的平臺,它的創始人覃敏認為自己的使命是“解放攝影師”。在傳統的影樓經營模式下,大筆的投入都在花在了與拍攝無關的環節上,其中實體店房租和營銷占據了大頭。
根據騰訊科技了解,傳統影樓的用戶獲取成本高達1200元,當然這部分成本又再通過影樓銷售人員的各種“選片”技巧轉嫁到消費者身上。而對于真正提供服務的攝影師來說,扣除成本后再經過經營者的層層分配,真正到手的收入難以令人滿意。
據第三方調查顯示,2012年人像攝影市場規模約為1000億元,而攝影師拿到的收入只占到總收入的15%。
因此,覃敏認為是時候甩開影樓,為攝影師創造一個更自由和公平的環境。
“雕爺”孟醒的第三個創業項目——河貍家,同樣改變了目前美甲行業的定價機制。在多數的美甲店,除去美甲店店鋪的租金及老板的抽成,通常美甲師到手的收入只有客單價的三分之一左右。
張琳(化名)是一名河貍家的美甲師,她對騰訊科技表示,在河貍家的服務價格是自己來定,雖然比外面美甲店要低,但是平臺不抽成,因此收入比以前要高出不少,自己目前每個月的收入能達到15000元左右。
為了徹底顛覆美甲業,河貍家高調承諾,“永遠不收取美甲師提成傭金”。孟醒也曾在內部郵件中宣布,河貍家平臺上的美甲師,“見到的錢100%歸自己所有”。
O2O在這類生活服務行業的滲透已經全面加速,而先行者也很快得到了投資人的認可。成立僅8個月的河貍家號稱獲得了超過10億元人民幣的估值,已有上千位美甲師入住,每日訂單量突破2000。
搭建平臺,讓用戶信賴手藝人
當手藝人脫離了實體店投奔互聯網,代表著將由平臺來為服務的質量買單。
家電管家的創始人馮帆曾在三星服務總部工作10年,這支團隊提供的服務核心也在于解放了“手藝人”的生產力,“我們提供一個平臺,讓消費者和維修員直接對接,”馮帆說。
在上門維修手機的過程中,家電管家要求工程師全程錄像。上門的工程師也會接受平臺的統一管理和調配。這樣可以保證用戶維修的故障跟維修方實際上的故障是一樣的,避免從線上延展到線下的服務出現不必要的糾紛。
雖然叫做“家電管家”,但這支團隊從去年12月起,就專注手機的維修。畢竟相對于電視、空調、洗衣機等家電來說,手機維修的價格還相對透明、公平。
在家電管家平臺上,消費者可以清晰地找到對應型號的具體手機故障類型,比如按鍵或者聲音失靈、屏幕碎裂、手機進水等等,隨后家電管家會推送一個維修方案,包括維修方式、維修時長、其他渠道的維修報價,最重要的是家電管家的維修報價。消費者如果對報價滿意就可以確認下單,等待維修員上門維修。
家電管家正是希望通過手機維修這個相對標準化的服務品類,先建立起用戶的信任感。
今年9月,家電管家宣布獲得華創資本近千萬元人民幣的Pre-A輪投資。
珍視細節,讓服務有個性
通過細分品類切入,提供深入的服務,這幾乎是這類“手藝人平臺”選擇的共同路徑。
河貍家給自己的定位是“手藝人上門服務”的 O2O 平臺,但一開始選擇先由美甲這個品類入手。
孟醒認為,美甲手藝不同于保潔“培訓一下就可以上崗”。目前河貍家平臺上的美甲師將近1000人,每一位美甲師都要通過平臺的身份登記和資質考核。孟醒表示,從美甲師的招聘、培訓都非常嚴格,美甲師上傳的圖都必須是自己的作品,如果發現盜圖會立刻下架。
除此之外,河貍家對美甲師進行了相應的服務流程培訓,并制定了嚴格的硬性標準:譬如美甲師不得遲到超過15分鐘,不能透露顧客個人隱私,上門服務自備鞋套,盡量不借用用戶家的洗手間等等。
起步時間不長,正面臨產品調整的約拍,也決定將服務的品類進一步細化:瞄準母嬰及新生兒的攝影市場。此前,約拍的產品并沒有聚焦到具體某一門類的攝影。
攝影是相對客單價較高,消費頻次較低的市場,消費者的決策周期和對服務的要求通常也更高。正因為如此,約拍對平臺上線的攝影師進行了嚴格的資格審核,并且對每一位攝影師都進行了一對一的面試。同時,團隊正在大力擴充客服團隊,試圖把所有流程跟進、售后反饋等細節通過平臺來完成,“我們要把服務做得比影樓還要好”,覃敏強調。
手藝人走入O2O時代,意味著互聯網對服務業的更進一步改造,平臺本身既是線上決策環節的提供方,也成為線下服務的組織者和經營者。手藝人平臺能不能顛覆實體店,最終還要靠服務的質量來說話。

相關閱讀